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紫华录 > 第57章 百虫钻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chinateaching.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卿尘冷冷的睨了云苓一眼。

  云苓:“……”

  好吧,是她多嘴了。

  她就不应该出声说话。

  “不过这里这么的冷,你说那偷盗尸体的到底是抱着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来盗取尸体呀?

  毕竟这人都死了,就算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也该烟消云散了,突然来到盗尸,难不成还要鞭尸不成?”云苓笑吟吟的调侃道。

  卿尘:“闭嘴!”

  云苓:“……”

  这卿二公子还真是够冷,够古板的,开个玩笑都不行。

  看来这种人注定是要孤守一生了。

  她瘪着嘴,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朝水晶棺的另一边走去。

  忽然,她的目光在看向另一座水晶棺的同时,发现了什么。

  她只身往前走了几步,最终蹲在了那座水晶棺的棺角处用手摸了摸,发现那隐蔽的一角好似有淡淡的血迹。

  虽然被这万年的寒气给冰冻着,但是仔细一看,隐隐约约还是能够看得出来那丝血迹在水晶棺的低角处就像是一张被碎裂开的蜘蛛网一样紧紧的贴身覆盖在那里。

  卿尘眸带复杂着,与云苓互相的对视了一眼,随即两人便一块离开了寒冰洞里。

  ……

  “门主,卿二公子和云二小姐求见!”

  一名弟子忽然从殿外走了进来。

  俞侯辰:“让他们进来吧。”

  “是!”

  那名弟子微微的颔首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卿尘和云苓二人便从殿外走了进来。

  “俞门主!”

  二人同时朝俞侯辰问候了一声。

  俞侯辰道:“二位请坐吧。”

  “不用了,俞门主。”云苓看了卿尘一眼,道:“我们来其实是有一件事儿需要俞门主你帮忙,不知道俞门主你可愿意答应?”

  俞侯辰道:“云二小姐请说!”

  “俞门主,请问当日那两名看守寒冰洞的弟子到那里去了?俞门主能否把他们请出来让我与卿二公子问问话?”云苓试探的道。

  俞侯辰:“那两名弟子自昨夜看守不利后,便被本门主让弟子关押到来黑牢里,云二小姐和卿二公子既然想要问话,那本门主现在就让人把他们从黑牢里给带出来。”

  云苓眸带暗芒,果然,没过一会儿,昨夜那两名看守的弟子便被人从殿外带了进来。

  “门主,人带到了。”带领着那两名弟子的男修道。

  “嗯。”俞侯辰低低的应了一声,大手一挥道:“你先下去吧。”

  “云二小姐,卿二公子,这就是昨晚那两名看守不利的弟子,你们想要问什么,就问吧。”

  云苓和卿尘二人这才把目光看向了跪在大殿上的那两名弟子。

  那两名弟子被人从黑牢里给带了出来,浑身湿淋淋的,显然还没有从这炙烈的白光中从适应过来。

  这俞氏的黑牢里除了顶端有一方十字交叉的小口子能够照射进来一缕白光外。

  四周全是一片黑漆漆的。

  身下乃是一片水域,水域里还有不少的虫类。

  只要是进入到这黑牢里的修士,出来以后,就算是不死,也会成为残废。

  而那两名跪在殿内的弟子很显然下半身都被那黑牢水域里的虫子噬咬的血肉模糊以外,有些地方甚至是连骨头都出来了。

  看起来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最重要的是这两名弟子才进去了一晚上就成了这样。

  可想而知当初俞知乐在黑牢里关了数月,她是如何熬过,才能够得以留下一条性命的。

  云苓的眸子里闪过不忍,心里对俞知乐先前的遭遇忽然有些痛心了起来。

  她主动的蹲在了那两名修士的面前,道:“你们就是昨晚看守在寒冰洞外的弟子?”

  那两名弟子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刚准备要开口说话时,那两名弟子忽然就口吐鲜血出来,紧接着一堆的虫子就二人的眼耳口鼻里钻了出来流窜到了地面上。

  云苓被这一幕给诧异到了,眼疾手快的她,当即从地上站起身来往后退却了几步。

  “这是怎么回事儿?”卿尘拧着眉问道。

  俞侯辰道:“卿二公子有所不知,这两名弟子修为低,那黑牢乃是我们碧霄派俞氏最为严重的惩戒之地,凡是进入那黑牢的人,出来后,就算是不死,必定也会重伤,这两名弟子很显然因为修为低,所以没有低挡住那黑牢水域里的百虫噬咬,方才才会出现百虫钻尸的现象。

  真是对不起啊,云二小姐,刚才没吓着你吧?”俞侯辰一脸歉意的看着云苓。

  云苓:“……”

  深知他们这是被俞侯辰给摆了一道。

  难怪刚才他会答应了那么干脆。

  搞了半天,他早就料到他们不会从这两名弟子的口中探知道任何一丝的消息。

  所以才这么大方的把人给带出来。

  还真是够狡猾的。

  “没事!”她摆了摆手道:“就是这两名修士突然死了,倒是把所有的线索都给断了,看来这一切还真是天意呀。”

  俞侯辰的眸底闪过精光,道:“云二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苓没有任何的掩藏道:“刚才我与卿二公子去了寒冰洞,发现洞内除了俞老门主的那座水晶棺被人给打开弄裂以外,我们还在水晶棺靠右一旁的棺角处发现了一丝的血迹,因此,我与卿二公子便怀疑俞老门主尸首被盗的时候,应该是有人在寒冰洞里打斗过,并且对方应该受了伤,这一切俞门主今早在去寒冰洞检查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发现吗?”

  云苓怀疑的看了俞侯辰一眼。

  那处有血迹的地方虽然很隐蔽,不注意确实是看不出来。

  但俞侯辰乃是俞氏的门主,按理说这俞伯平的尸首被盗。

  他这个当儿子的不可能会不仔细的检查四周,想来他应该也是发现了的。

  至于他为什么不说出来。

  想来也就只有他的心里才是最清楚的了。

  俞侯辰道:“当时本门主一心想着的都是让门中弟子赶紧抓到那个盗走我爹尸首的人,倒是未曾对寒冰洞内的四周检查过,如今听云二小姐这么说,本门主这才发现自己当时确实是着急之余遗漏的太多,倒是多谢云二小姐和卿二公子这一细心的发现。”

  云苓扬了扬眉,见对方都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过直觉告诉她,俞侯辰其实在说谎。

  至于他为什么说谎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一句话,俞伯平尸首被盗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他们表面上所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看来他们想要找回对方尸首还是要下很多的功夫才行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