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甜梨 > 小狐狸(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chinateaching.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板说好吃,秦昭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驳面子,他像喝中药一样一口气把麦片粥灌下去,还是找了手机在车里的借口,先一步出去了。在公寓一楼的公共会客厅喝了两杯白水才缓过来。

  值班管家看得都愣了,关切的上来问:“先生您没事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需要帮助吗?”

  秦昭接过纸巾擦嘴,“谢谢,我没事,我只是——”只是从没见过自己那位冷酷的老板还有这一面,被个软塌塌的小姑娘牵着鼻子走,还应撑着一张傲娇的脸。

  是动真心了,还是有钱人包养的一时情趣,他不敢多想,只觉得那小姑娘淡淡的性子里,偶尔露出一抹娇俏。

  就像是——小狐狸。

  狐狸遇到了大老虎,有点意思了。

  ......

  餐厅里,许梨坐在一边看陆嘉行一点点的吃饭,这男人鼻梁挺,眼眸漆黑,很窄的双眼皮浅浅一道,配上长却不浓密的睫毛,乍一看,是女孩们见到会心里尖叫的那款。

  仔细看呢......许梨不自觉的趴在桌子上,歪头枕着手臂,自下而上的看他。

  又好像有些冷情,沉默的时候让人一点都不敢靠近。

  陆嘉行吃饭的时教养很好,喝个粥,一点声音都没有。直到一碗见底,他才放下勺子,轻挑眉稍看她,“怎么,我脸上有钱?”

  静得像深海一样的眼眸突然漾起涟漪,因困倦而泛红的眼尾,含了调戏,浪荡的像三月里的桃花。

  这个男人禁欲时像寒冰,飒爽凌厉,纵情时像春水,温柔撩拨。

  许梨脸上发烫,拿起碗筷收拾,“还要不要吃,粥还有。”

  再吃某人还有命走出去么,陆嘉行拦下她,下意识的牵住她的手,“你等下。”

  “怎么了?”许梨手缩了缩。

  陆嘉行坐着块头也比她大,手搭在桌子上跟她说话,有点像家长对孩子。

  “病例为什么没发过来?”

  许梨恍然,“哦,我没您邮箱。”

  陆嘉行啧了一下,“纸笔有吗?算了,我发信息给你。”说罢他掏出手机划开,迅速发了过去。

  嗡嗡的振东声,许梨看自己的手机,“收到了。”

  他俩离得近,陆嘉行视线一扫就看到久违的三个字——陆假惺。

  许梨慌乱的把屏幕关了,捂着嘴解释,“我也不知道谁把您名字备注成这样。”

  那还有谁?还有谁敢?!

  许梨抿抿唇,“陆先生,您生气了吗?”

  刚吃了那么大一碗糖水,陆嘉行觉得这会儿血糖都在飙高,他咬咬牙,都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起大早来找气受,压着火道:“以后不许叫陆先生了。”

  许梨眨眨眼,“那叫什么呀?”难道他喜欢那个外号?

  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频率上,陆嘉行是彻底没脾气了,“还叫陆先生吧!”

  这个话题结束,都沉默了。陆嘉行从来都不是热场子找话题的性子,从小到大都是别人黏着他,可这位小姑娘显然也没找话说的意思。

  他看了眼腕表,还有五分钟时间,问:“之前你爸爸不是让你跟我讲新能源汽车?”

  就冲许泽当时的殷切劲,搁以前陆嘉行才不会理,更别说主动问了,他现在就是想撬开这小丫头的樱桃嘴,红润润的,就是不知道跟他说话。

  许梨想了一下,“爸爸说让我有时间跟您讲。”

  陆嘉行重新坐了下来,“然后。”

  “然后我没时间呢。”

  认真答话的模样有些可爱,陆嘉行攥了攥拳头,给她一个肯定的微笑,“很好,我走了。”

  许梨吁出一口气,“您慢走。”

  陆嘉行阴着脸,头都不回的大步走到门口,手刚摸上门猛得转过身子,那张唯唯诺诺的小脸总是低着跟在他后面,他就想看看这张乖巧的容颜下到底藏着什么。

  他单手掐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

  两人对视,许梨怯怯的看着他,连反抗都不敢了,只是小声的说:“陆先生,您怎么了?”

  陆嘉行的心头火被一点点浇灭,拇指在她嘴角刮过,“有灰。”

  许梨就像刚才的麦片粥,他抗拒,却又不自觉的想尝试。

  陆嘉行放开她,情绪回归了正常,说:“奶奶想见你,下周日我带你回老宅,不过她不知道你失忆的事,你做点准备,别穿帮。”

  许梨说:“好。”

  纷纷扰扰,在这个夏末时分,连知了都叫得比平时凶残,唯有她,还是一副不争不抢的样子。

  翌日,陆嘉行就给她联系了新的心理医生,许梨上网搜后就惊呆了。

  医生姓欧阳,是全国顶尖的心理医生之一,按小时收费,价码高得超越了她的想象。

  她去了一次,当即就觉得没有下一次了,反正也没有明显的效果。

  那边康景明也给她发了信息,KTV的事只字不提,只说陈老师要趁着暑假带研究生去考察,也带了他去,他问许梨想不想一起去,他可以给老师说说。

  康景明又讲了一些考察的情况,许梨是动心的,可惜她把钱都打给了许青禾,没有经济能力去,也就拒绝了。

  日子淡淡的过,她算着父母回国的时间,拿着仅剩的钱又买了几本书回来看。

  接到许青禾的电话,是在周六下午。

  对于这个妹妹,她也是迷茫的,父母不愿多提,许青禾也没回来过,可家里那么多她俩的合照,好像两个人的关系是好的。

  许梨正在翻许慎的《说文解字》,阖上书问:“你有什么事吗?”

  许青禾此刻正躺在中心医院的走廊加急病床上打点滴,焦急的抓着唯一能想到的一根救命稻草:“姐!晚上我有个活动,你能替我去吗?”

  这事得从周五说起,之前吴朗来帮她摆平事情,她还挺意外的,以为自己终于抱上的大粗腿。谁知吴朗说出许梨的名字,许青禾就笑了。

  她说:“嘉行哥哥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姐姐啊。”

  吴朗见不得她自甘堕落的样子,事办妥,又老道的恐吓了几句,叫她长记性,嘴巴闭上,不许跟别人乱说。

  许青禾当然知道陆家的本事,咂巴完嘴,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但她没想到,柳泱欺软怕硬,懂得权衡,当即就说一笔勾销了。可那个小模特赵思以为自己有老头子撑腰,私下约了许青禾出来喝酒,面上说是和解,其实是想找回点场子。

  就在昨晚,啤的、白的、红的兑着喝,也不记得喝了多少,反正最后是被120送到的医院,吐得胆汁和血都出来了,根本爬不起来。

  她都怀疑赵思那货给她喝得是假酒!

  这还不打紧,她接了个私活就在今天晚上,要是这个档口爽约,别说违约金了,告到公司她可能以后都没工作了。

  所以这才想到了许梨。

  “就是个慈善拍卖会,你到那只用端着拍卖品站着不动就行了!我这真是喝大了,现在跟你说话舌头都是麻的!真是没办法了才找你,那个活动挺高档的,我们提前都备了照片过去,咱俩不是长得像嘛,你再化个妆,保准能蒙混过关!”

  许青禾抓耳挠腮的说了半天,没想到以前惯着自己的姐姐都不为所动。

  她又撒娇:“姐你真失忆了?我离开家可就跟你联系呢!要不这样吧,你帮完我,这个活的钱归你了。”

  许梨果断问:“多少?”

  “......三千五。”

  “好。”

  许青禾:“......”

  普通这种活动一般用的是礼仪小姐,今天这个慈善拍卖会后台是土豪,为了逼格用的全是小模特,对于许青禾的档次,这个价码已经很高了。

  她是和公司另一个叫小辰的女模特一起接的,小辰和许青禾关系不错,给许梨化了一个妆,换上发的裙子带着她去了现场。

  “许青禾?”拍卖会的现场策划在后台叫了一声。

  小辰碰碰许梨。

  “在。”许梨站起来,把抹胸的黑裙子往上提了提。

  策划看着手上的名单照片,“你比照片上有灵气。”

  许梨手心里都是汗,小辰凑过来,“姐姐你别紧张,咱们就是走个过场,很简单的。”

  许梨点点头,她不是紧张要上台,是紧张这个低胸的裙子啊。

  “没事啦,这个裙子都算很保守的了,我们之前还穿过开口开到肚脐那种呢。”

  许梨下意识把手挡在胸前。

  小辰抠着红指甲打趣,“姐姐你化完妆挺招人的,就是......招男人那种。”

  这么一说,许梨更害羞了。

  她手机刚好响了,是陆嘉行打过来的电话,她接起来走到角落里,“喂。”

  “在干什么?”

  “我在......看书。”许梨做贼心虚的补充,“在家看书。”

  陆嘉行轻笑了一下,说:“明天去接你,一起去看奶奶。”他的声音是轻松的,没在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慈善拍卖会在晚上九点举行,之前是酒会,特别像是灌醉了好忽悠钱。

  一群大佬名流交际的场合,她们不够等级去。流程已经对完,只等着开始就好了。

  “那几个干嘛的?野模吗?”

  “吕总找的模特,其实就是小姐。”说话的女人把小姐二字咬得特别重,接着说,“她们来这啊,就是削尖脑袋想勾搭老板上位的,男人嘛,就好这么一口骚的。不过啊,玩几天就厌了,长不了。”

  “真是倒胃口,要不是借着这个机会,怕是她们八辈子也来不了这种场合!”

  几个穿着华贵晚礼裙的女人在闲聊,许梨从卫生间出来的晚,刚好就撞上了,她低着头要走,突然被人叫住。

  “你怎么在这?”

  许梨转身,认出是顾欣,不卑不亢的打招呼:“顾小姐好。”

  顾欣从几个女人中款款走出来,后面人看笑话似的窃窃私语,那种优越感瞬间就扑到了她的脸上。顾欣也穿了黑色的裙子,鱼尾包臀裹着线条,讥讽的笑了下:“原来是小模特啊,之前可没看出来呢。”

  许梨梳了利落的丸子头,顾欣碰了一下,“看来嘉行也不怎么宠你嘛,还让你来这种地方接活。”

  “顾小姐。”许梨挡开她的手,泾渭分明的往后退了一步,“没事就再见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敢走!都到这来干这个了,还端着冰清玉洁的样子给谁看!”

  她这么一说,后面的几个女人也上前了,“欣欣这是谁啊?惹你不高兴了,跟她老板说就行,别费咱们口舌。”打圆场的话,但是表情里都是对许梨的鄙夷。

  顾欣笑着点头,她走在最后,低声说:“嘉行不是一般的男人,他不会要你的,别自讨没趣。”

  她走的时候故意撞了许梨一下,许梨腹部撞到洗手台,疼得冒了冷汗。

  但是这种场合,她必须忍,否则拿不到钱是小,万一害得许青禾被投诉,她就良心不安了。

  ******

  陆嘉行刚从车上下来,门口的吕总就迎了上来,“还以为陆总不来了呢。”

  “应该来的。”陆嘉行穿了西装,笔挺凌厉的气质,一到就引来了注目。

  原本他是让秦昭替他来的,要竞拍的东西已经内部提前订好了,琉璃耳坠,150万。但是赵亭不愿意,打了无数个电话要他亲自来,怕秦昭办事不得力,出什么岔子。

  说好的东西,能有什么岔子?!这些都是慈善拍卖的套路!

  “反正你爸要做个样子搞搞慈善,那给我拍个耳坠怎么了!你爸天天对我爱搭不理的,你也不管我!我合着跟麻将过一家算了!”

  听完上面的话,陆嘉行脑子都是涨的,他对长辈本就尊敬,忍着烦躁过来了,只是特意来晚了会儿,卡在拍卖会开始之后,拍了东西就走人。

  现场邀的有记者,他可不想被拍到上新闻。

  无聊不无聊。

  拍卖会正在进行,吕总知道他不来,也给秦昭准备了前排座位。陆嘉行嫌过去会引人注意,就坐在了后面。

  但还是引起了周围的注意,有人跟他打招呼,他都礼貌的回应,然后转头跟秦昭聊起来。

  刚有双玉筷子被拍走,拍卖会走样子,当场要模特拿托盘盛着筷子送到竞拍者面前,现场交给他,证明他们不会后台换东西。

  模特身材火辣,胸前晃动着走下来,全场都在鼓掌。

  竞拍得者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接过东西的时候眼有意无意的往模特胸前扫,模特也很识趣,挺着胸任他看。

  秦昭说了句:“这种时候都忍不住。”

  陆嘉行没说话,侧过头跟他讨论刚才的话题,“你回头把文件在那给我看看,我总觉得不对劲。”

  “好,这里结束我就给您发。”秦昭抬头看台上,一下子就愣住了,“陆总,这......”

  陆嘉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说话的嘴还张着,一时都没合上。

  台上正在竞拍一只翡翠手镯,举着托盘的模特挽着丸子头,修长脖颈儿下是精致的锁骨,红唇趁得雪白肌肤更加剔透,再往下,黑裙子掐出腰身,小蛮腰像是一手能握住一般。

  上面的竞价已经开始。

  “150万!”

  “160万!”

  ......

  “200万!”

  台下响起了掌声,许梨淡淡站着,她的余光能看到前面的顾欣,鄙夷的眼神就好像她就是个比镯子还不如的玩意儿。

  拍卖师已经在叫价了,“200万一次,200万两次......”

  终于可以结束这份煎熬了。

  摹地,不知道哪里响起凉凉的声音,“500万。”

  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过去,一片窃窃私语。

  许梨看清了后面坐着的那个男人,整个脊背都瞬间麻了,人都有些恍惚,那道凛冽的目光,好似能把她射死。直到拍卖师低声催她:“快把东西送下去啊,快点啊!都看着呢!”

  东尚太子爷要上位了,陆嘉行这段时间在业内很有名气,顾欣已然看到了他,不可思议的站了起来。

  许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莫名像是撒谎逃学被逮到的学渣,心跳得飞快。

  她把手里的托盘递上前,陆嘉行起身,但是没接。秦昭跟着站起来,手还没伸就被陆嘉行旁不可查的挡了下,他又坐了回去。

  许梨抿了抿唇,小脸惨白的仰起来,有些祈求的轻声说:“陆先生。”

  陆嘉行轻哼一声,沉沉看她,手直接插裤兜里了。

  主持人赶紧打圆场:“玉镯代表着如意长久,我们恭喜陆先生,请陆先生收下。”

  陆嘉行没抬眼,视线还是看着许梨的,他说:“不用收,送给她了。”

  瞬间,议论声四起,记者拿着相机对着他俩一通拍。

  陆嘉行无比淡定,嗓音慵懒,“怎么,要我给你亲手戴上吗?”

  他说着拿起镯子,一手牵起她的手,他声音很低,像是耳语,“小骗子,你是不是想把自己老公气死,嗯?”

  记者敏感的围上去,提声问:“陆总认识这位小姐吗?你们是什么关系?”

  许梨以为他不会答的,明想到他拽着自己的手不松,撑着暧昧的姿态,一副天理昭昭的样子。

  他说:“她是我......”

  许梨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肯定没什么好话,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开溜,手猛得一抽,陆嘉行牙齿咬着舌尖,那个字的音还没发出来,只听清脆的嘎嘣一声——

  五百万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