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混在大明搞社团 > 第三一一章 他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chinateaching.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洗是不能清洗的。

  杨信此行目的只是海关改革,建立一个真正的海关税收体系,然后逼迫广州本地豪强接过包税的担子。

  清洗官场对他此行没有任何用处。

  他就是震慑而已。

  当然,真有那些不开眼的跳出来,那也就只能拍死了,但如果这些官员都还算懂事,那么从他们身上榨出些油水就行了,现在对杨信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以最快速度捞银子。

  山东的地震已经发生。

  以郓城为中心的这场六级地震,目前在广东只是得到邸报上的寥寥几笔,具体破坏程度并没有提,不过这个时代的房屋结构,在这个级别的地震面前完全就是渣渣。而且邸报上说的只是第一场地震,接下来的近两个月时间里,冀鲁豫交界这一带持续地震,直到四月底才终于停下,虽然九千岁和方从哲肯定会进行救济防止出现造反,但是……

  他们手中也得有银子才行。

  而杨信就是给他们来筹集救灾银子的。

  进驻澳门的第二天下午,在杨信的催促下,澳门的葡萄牙商人终于给他凑齐了第一笔罚款。

  这里又不缺银子。

  实际上他们一共凑了二十八万比索。

  紧接着杨信就从徐如珂的广东海道副使衙门发出五百里加急,将这个消息通知九千岁,告诉他已经到手一笔银子,而这笔银子由守诚钱庄在京城向户部直接支付,作为葡萄牙人的第一笔罚款。山东莱芜人的户部尚书亓诗教,直接就可以用这笔银子救灾了,虽然具体天启会批准多少救灾款暂时还不知道,但方从哲和亓诗教肯定会尽量让这二十万全部用于救灾。

  至于官员贪墨……

  这个杨信暂时也无可奈何。

  但好在亓诗教那里会尽量控制的,说到底他家就在那里,出现造反的他家跟着倒霉。

  总之第一笔罚款顺利到手。

  而同时他的部下彻底完成对澳门的控制,甚至从铸炮厂拖出四门已经完工的十八磅重炮,直接拖到了西望洋山架起,而东望洋和炮台山同样架起了大炮,四个步兵营分别驻扎三处和兵工厂,舰队的二十六艘巡洋舰开始巡弋珠江口,就这样澳门迅速被杨信打造成了要塞。

  至于其他一切照旧。

  因为并不是贸易季,其实这时候澳门并不算繁忙,主要就是些跑来交易的走私商而已,而且不是什么大宗走私,就是广州周围乡民,驾驶小船,甚至还有挑着担子的,把各种货物送到这里,由葡萄牙人收购并入库,等待贸易季节的商船到达。

  这是广东走私的一种很重要方式。

  不要小看这些小走私商,他们甚至能在官府的人到达前,把葡萄牙人的一整船香料瓜分殆尽。

  他们原本是不交税的。

  他们就不是合法贸易交个屁,大明就三十六行可以贸易。

  但现在他们的三大保护者全在杨信的监狱。

  香山县,驻军,市舶司这三大贼窝的老大都在监狱里受苦呢,这里完全被杨信控制,那么他们也就只能交税,虽然这些家伙都很恼火但也没用,毕竟那八颗人头就挂在码头,这些小走私商还是没能力对抗大炮的。

  不过让杨信意外的是,这里面大米居然也是走私品,而且还是重要走私品。

  广州官方严禁民间把大米卖到这里,有销售许可的只有三十六行的商人。

  实际上广州同样缺粮。

  这个原本大明最重要稻米产地之一,情况和苏州差不多,因为种桑养蚕及大量种植甘蔗榨糖,导致水稻种植面积越来越少,粮食完全依赖外部补给,这样运到澳门的米多了,广州的米就少了。这里的葡萄牙人的确不多,但这里也是海上走私商和海盗的重要补给站,他们也得在这里买米,所以广州官方严控向澳门的大米运输。

  但这样就便宜了走私商。

  被称为白艚的运粮船不断把大米运到这里。

  而且这些船并不一定是广东的,甚至就连福建的都有,这些白艚船甚至会造成粤东一带粮食紧张,因为大米是这一带运出的。

  “这才叫赚钱不要命呢!”

  杨信无语道。

  李元在一旁战战兢兢地伺候着。

  话说这种走私盛况都是在他无视下的,杨都督只要想治罪,现在就可以拿尚方宝剑砍他,他可是军职,杨信想砍就砍的,不过杨都督对军方明显比对文官好得多,虽然抓了前山寨参将,但对其他的却都没动手,甚至对这种走私盛况也没有太多表示。

  除了必须交税,就算对白艚走私粮食也不管。

  “这里为何不打鱼呢?”

  杨信说道。

  “回都督的话,打鱼捞的太少,远不够吃的,都是些?民在做,这里都是找他们买。”

  李元说道。

  “萨拉查,带着舰队在这附近转,把所有打鱼的?民全赶过来,不听就开炮,告诉他们,想过好日子的就过来,不想过好日子的,那也就不必继续过日子了。”

  杨信说道。

  这样的人正好可以当海上的打手。

  不过在这之前,首先得让他们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人。

  或者说先揍一顿。

  这年头要想收手下就得这样,先揍一顿甚至杀一批,然后再给剩下的美好的未来,不听话就再继续杀,讲道理只会被当傻子,这个时代拳头最好使,所以杨都督现在非常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毕竟比拳头还没人能比过他,在这个时代他可以肆无忌惮。

  萨拉查立刻冲向码头。

  而这时候广州的各处官衙已经陷入黑云压城的恐慌中……

  广州察院。

  “存思老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布政使海盐人吴中伟一脸凝重地说道。

  “这个魔头怎么到澳门了,他不是去朝鲜了吗?”

  右布政使晋江人李叔元一脸忧伤地说道。

  “存思老弟,你倒是说句话呀,他不是去朝鲜援朝了吗?这邸报才刚到,他怎么就突然跑到澳门了?”

  按察使永康人周光燮说道。

  而他们中间的巡按广东监察御史泗州人王尊德一脸便秘的表情,看着手中香山县刚刚送来的报告,不过这是最早的,因为效率问题,后续更多更精彩的内容还没送来,这只是香山知县临走前发出,至于知县到澳门后就被关进监狱,这个这里的诸位大员们还不知道。

  但这已经足够了。

  杨信啊!

  这个奸臣,妖魔,恶贯满盈的刽子手,他来了,他来到了广东,话说都到这时候了,谁不知道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一片腥风血雨,他的妖氛笼罩到哪里,哪里就日月无光,官不聊生。

  无锡官绅的斑斑血泪。

  扬州城下被炮弹轰死的士子冤魂。

  还有辽阳世家大族的一千多颗人头,一个人拿尚方宝剑亲手斩下的一千一百三十颗人头啊。

  这广州城瞬间黑云压城了。

  “诸位,你们想让我说什么?我离开京城快一年了,我知道的东西还能比你们更多?”

  王尊德说道。

  他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广东的官员。

  大明朝这个传说中的八府巡按是都察院监察御史,以监察御史巡视某省,巡视期一年,这个不算路上的时间,也就是说从京城南下,从他踏入这个省开始算一年,这个巡视期他有权弹劾这个省的所有军政官员。

  但无权治罪。

  他只有对这些官员的弹劾权。

  一年结束必须离开,在他离开的同时,另一个监察御史替换。

  “方伯!”

  一个官员突然带着惊慌小跑进来。

  “时育老弟,何事惊慌?”

  吴中伟说道。

  “杨信在澳门接连逮捕徐副使,前山寨参将,香山县。”

  进来的布政使参议,同安人洪纤若说道。

  “逮捕?什么罪名?”

  周光燮怒道。

  “说徐副使勾结倭寇意图谋反。”

  洪纤若苦笑着说道。

  “干林娘!”

  李叔元一激动乡音都出来了。

  “这个狗东西想干什么?”

  紧接着他赶紧恢复官话,在洪纤若惊愕的目光中怒道。

  “诸位,他这是要对诸位下手了,这个恶贼路数一贯如此,无论到哪里都是先捏造罪名抓一个官员,再炮制牵连甚广的供词,逼迫这个人签字画押,以此为由对地方进行清洗,然后大肆抄家灭门。他这又是在搞这套,先抓徐如珂,再让徐如珂在他炮制的供词上签名,以此掀起对广东官场的清洗,抓捕尽可能多的官员抄家。

  诸位,祸事临头了。

  王某立刻乘驿传回京面圣,断不能容他在广东荼毒忠良。”

  王尊德毅然起身说道。

  然后还没等他迈步就被吴中伟给按了回去……

  “存思老弟莫慌,这广东还不是他说了算的,咱们一同去见陈都堂,这广东还是有人主持大局的。”

  吴中伟带着鄙视说道。

  “呃,诸位去见陈都堂,在下进京面圣。”

  王尊德说道。

  “何须如此,有陈都堂足矣,咱们这就去肇庆!”

  李叔元同样起身说道。

  王尊德尴尬地跟着这俩起身,就这样被一帮大员们簇拥着出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